國內一本到不卡在線觀看,國產在線亞洲精品觀看不卡,國產在線精品亞洲第1頁


我的姐姐是大明星(番外)(秦寶寶篇)

請勿進入圖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網址發布,

 夜裏十一點,秦澤打開窗戶,寒風呼嘯而入,撲面如刀割。小區陷入寂靜
黑夜中,路燈的光芒中,樹枝在寒風中晃動。

  這裏離CBD 區有一段距離,也不是商住兩用小區,晚上沒有車輛駛過的噪音,
他以前和姐姐住的那套小房子,就緊鄰著CBD 區,即便有隔音玻璃,晚上也能隱
約的聽見車輪摩擦路面的聲音。對于失眠的人來說,絕對是噩夢。

  這個點,爸媽早就睡了,姐姐或許也睡了?他發了條短信:姐,睡著了麼。

  姐姐秒回:睡著了。

  秦澤會心一笑,收起手機,躡手躡腳到門邊,悄悄擰開門把手,屋外一片黑
暗,靜悄悄的。姐姐的房間就在對面,他反身關門,盡量不鬧出一絲一毫的動靜。

  握住姐姐房間的門門把手,輕輕一擰,門開了。

  姐姐床上有手機的亮光,但他進來后,手機立刻藏進被子裏,秦寶寶假裝自
己睡著了。秦澤沒開燈,摸著黑爬上姐姐的床,被褥下一具活色生香的胴體,女
子幽香陣陣撲鼻。伸手攬住姐姐的小蠻腰,胸口被她推了一下,姐姐小聲道:
「干嘛啊,這又不是在家裏,你半夜就敢偷跑過來?萬一被爸媽聽見怎麼辦。

  秦澤在黑暗中凝視姐姐的俏臉,嘿嘿嘿:「不是沒睡麼,騙人。

  秦寶寶「哼」一聲,拋給他一個嫵媚的小白眼:「就怕你摸進來,有你這樣
半夜爬姐姐床的麼?!?br/>
  秦澤愁眉苦臉道:「硬是睡不著?!?br/>
  秦寶寶蹙眉:「怎麼就硬是睡不著?!?br/>
  秦澤握住姐姐的纖手,按在自己胯部,「這裏硬是睡不著,它不睡,我就沒
法睡?!骨貙殞毲文橋v起兩片紅霞。

  姐姐白天是爽了,但秦澤一直沒出來,后來媽媽回來了,她可不像老爺子那
樣,要麼狗在書房,要麼狗在客廳,媽媽頻繁在房子裏走動,姐弟倆沒法開車,
不得不收鳥回襠。

  「那也不能在房間裏,太危險?!骨貙殞毿∈滞妻诘艿苄乜?,雙腿夾緊。

  「就是想親姐姐,親完我就回去?!骨貪扇崧暤?。

  低頭,含住姐姐兩片溫熱濕潤的紅唇,她晚上有刷牙的習慣,帶著一股淡淡
的清香。

  如今秦寶寶的吻技已然爐火純青,小香舌激烈的回應秦澤的挑逗。

  舌吻的同時,秦澤雙手在姐姐豐腴的身段游走,左手流連在手掌無法掌控的
36D ,揉、捏、抓、掐,最后撚住蓓蕾,輕輕摘葡萄。秦寶寶嬌軀緊繃,呼吸愈
發粗重,嬌喘著,手指狠狠抓在秦澤手臂。

  他的另一只手拖在圓滾豐滿的臀部,隔著薄薄的絲綢睡裙,享受姐姐沒有陷
手瑕疵的臀瓣。姐姐出了大胸,最迷人的就是臀部,不但手感極好,后入是更是
賞心悅目,兩片桃瓣,圓滾雪白,撅著面對著你現如今秦澤已是老司機,調情手
段高超,不多時,姐姐眼波迷離,瞳孔渙散,顯然已經情動。

  于是秦澤拉下自己褲腰,玉龍出草怒擡頭,口器猙獰欲入穴。

  他膝蓋頂入姐姐腿縫,用力分開,抽出臀部上的手,握住鹹魚二號,抵在姐
姐兩腿之間。

  「我就蹭蹭,不進去?!骨貪烧f。

  王子衿要是聽到這句話,一大耳刮子就飛過來了,但秦寶寶沒被弟弟套入過,
信以爲真。

  有首歌是這麼唱的:「蹭一蹭,就當做從沒有進去過。騙人的,想反悔都已
經來不及。算了吧,我反正進去過好幾次。我忽略自己,就因爲想上你」

  秦澤從睡裙下捏住姐姐的藍色蕾絲內褲,一點點的褪下來,蕾絲內褲滑過渾
圓的大腿,滑過修長的小腿,滑過腳裸,最后被他拋在床下。

  「騙人!」秦寶寶軟綿綿的眼神瞪了眼弟弟,隨后雙手按住裙擺,咬著唇:
「阿澤,別,爸媽會聽到的?!?br/>
  家裏的房子什麼隔音她知道,老爺子在房間用力咳嗽兩聲,這邊都能隱約聽
見,同理,這邊的搖床聲,爸媽絕對會被驚醒。爸媽都是過來人,一聽聲音,門
兒清!

  她和弟弟有十張嘴都說不清,沒準腿還會被敲斷。

  「我沒說在床上?!骨貪缮ひ羲粏?,眼神裏像是有兩團熊熊旺盛的烈火。

  他把姐姐從床上抱起來,走到門邊,讓她扶著墻壁站穩,翹起圓滾滾的臀部,
就如他們白天在房間裏做的姿勢。只不過相比白天的百褶小短裙,睡裙更長,也
更麻煩。

  秦澤掀起姐姐的絲綢睡裙,黑暗中,他看見一雙小巧玲瓏的玉足,然后是緊
緻的小腿肚,以及渾圓的大腿,隨著他掀裙子的動作,姐姐充滿女性魅力的身體
漸漸展露在眼中。

  睡裙擼到腰間,姐姐白花花的大屁股徹底暴露在他眼中,從臀部到大腿的線
條優美而流暢,微光從窗外透進來,反而讓它有著一種半遮半掩的誘惑力。

  秦澤雙手捧住臀瓣,毫不客氣的用力揉捏?!柑邸骨貙殞殝陕暤?。

  秦澤握住鹹魚二號,抵在姐姐早已春洪泛濫的玉門關,故意不進去,上上下
下研磨、挑逗,等她不耐煩的扭著纖腰搖了搖屁股,秦澤才說道:「我進來了?!?br/>
  雙手抓著兩瓣豐滿白皙的臀肉用力向兩邊掰開,一挺腰,用力刺了進去。

  「噗」

  「啊」空氣被擠壓出身體的聲音,以及姐姐驚呼的聲音,她連忙捂住小嘴,
另一只手繞到身后拍打了秦澤一下,再責怪他的莽撞。他們兩已經做過很多次,
姐姐的身體早已習慣的接納他的尺寸。

  秦澤深深的鑲嵌在姐姐身體裏,感受著下身的緊緻和溫熱,以及她輕微的蠕
動,兩人的身體緊密的結合著。

  靜止片刻后,秦澤感覺到姐姐扭了扭腰,那麼是在示意他動起來。

  秦澤心說,讓你見識見識泰迪腎的強大和鬼畜。

  他把肉棒緩緩拔出來,到頭時,又緩緩挺入,到胯部和姐姐的臀部緊緊貼合
后,再慢慢拔出,繼而緩緩挺動。

  動作并不激烈,但每一次挺入姐姐身體深處,都非常有力,帶給她的刺激感
極強,紅唇間不受控制的飄出膩人的呻吟。

  房間裏很安靜,除了姐姐偶爾忍不住脫口而出的呻吟,但也在第一時間忍住,
變成粗重的喘息。

  保持這樣的節奏,大概過了十分鍾,秦澤慢慢加快速度?!概九九尽?br/>
  秦澤以極快的速度抽送,低頭,看著自己的肉棒在姐姐雪白的臀肉間進進出
出。

  睡裙擋在了兩人胯部和臀部之間,讓他們的撞擊聲變得沈悶,聲音完美的限
制在房間裏,不會驚動隔壁的父母。

  秦寶寶撅著臀,迎合著弟弟的撞擊,喘息聲在一次次撞擊中斷斷續續。越來
越快的抽送速度給了她巨大的歡愉,可她不敢發出任何呻吟,好幾次差點忍不住
叫出來,被她壓制成悶哼聲。

  秦澤下身保持著撞擊,雙手從裙擺深入,托住姐姐的36D ,肆意的揉捏。

  漸漸的,秦寶寶體力不支,雙腿發軟,開始站不穩了。

  秦澤只能戀戀不舍的從姐姐胸脯上收回,兩只手箍住姐姐的腰,瘋狂的抽動。

  「啪啪啪小腹撞擊翹臀的悶聲,在安靜的房間裏響起。如果沒有睡裙作爲緩
沖,絕對會驚醒隔壁的父母。

  秦澤微微低頭,黑暗中,他能看到姐姐睡裙下半個臀部,隨著他的抽動,肉
浪翻滾。他們交合的地方已經泥濘不堪,發出「滋滋」的水聲。

  「抱,抱我一下秦寶寶顫聲道?!?br/>
  即便有弟弟箍著腰,她也站不住了,他每一次有力的侵入,都會給她帶來海
潮般的爽感,渾身發軟。

  秦澤放緩抽送力度,右手攬住姐姐的小腹,幾乎將她整個身體都拖起來,調
整好角度后,再次瘋狂撞擊起來。

  「啪啪啪」的悶響再次傳來。

  秦寶寶一手撐著墻壁,另一只手咬在嘴裏,悶哼聲在弟弟的沖刺中支離破碎。

  「咔擦很細微的,耳邊傳來了門把手擰動的聲音。爸媽房間有人出來了。

  秦澤心裏大凜,但下身依然慣性的撞擊著姐姐的屁股。

  正好此時,他感覺到姐姐體內開始瘋狂收縮,一圈圈的箍著他鹹魚二號的腦
袋。姐姐高潮了秦寶寶的尖叫聲沒來得及出口,被一只大手緊緊捂住,摁回了肚
子裏。

  后入式是最容易發出「啪啪」的肉體碰撞聲的,秦澤不敢動了,豎著耳朵聆
聽門外的動靜。

  爸媽房間的門開了,門外的廊道裏傳來輕盈的腳步聲,秦澤聽出那是媽媽的
腳步聲,她應該是起夜上廁所,沒有察覺到僅在一門之隔的房間裏,自己的兒女
在瘋狂交媾。腳步聲經過房間,進入廁所。

  巨大的刺激和緊張感中,秦寶寶一洩如注,嬌軀簌簌顫抖著。

  幾分鍾后,腳步聲從洗手間出來,然后是開門的聲音,母親回房了。

  秦澤松口氣,看來他的開車方式確實很安全,爸媽的房間裏聽不到這裏一絲
一毫的動靜。

  秦寶寶嬌喘吁吁,嗓音變得柔媚,「好了麼?」

  「好什麼好,我還沒射?!骨貪烧f:「本來快來了,媽一出來,我又冷靜了?!?br/>
  秦寶寶帶著哭腔說:「我不要跟你做了?!埂改悴桓易龈l做?!骨貪膳?br/>道。

  「那你還沒出來,哪有你這麼久的?!骨貙殞毰ぶ⊙霋昝撍氖`:
「剛才嚇死我了。

  「我最多再一刻鍾就夠了?!?br/>
  「還要這麼久?」「秦寶寶花容失色:」你滾你滾。

  「呸,你自己爽了,就想提褲子不認人?秦寶寶你這個渣女?!骨貪傻吐暳R
道:「我白天就沒出來,晚上你還要我憋回去麼。這次天王老子來了也阻止不了
我中出。

  「那怎麼辦?」要不你試一下夾道歡迎?「秦澤說:」用力夾緊,這樣我出
來快一些等下,我們到陽臺去。

  姐姐的房間有一個采光很好的小陽臺,屬于房間格局中的小主臥,而秦澤的
房間什麼都沒有,是小客房。

  陽臺窗簾拉著,這邊離爸媽的房間比較遠,就算聲音稍稍大一點,他們也聽
不見。

  姐姐體力不支,又無心再啪啪啪,秦澤要速戰速決,就必須犧牲一點安全,
所以把戰場轉移到陽臺更保險。

  「波」一聲,他把伙計從姐姐體內抽出來,突如其來的空虛感人讓秦寶寶發
出呻吟。

  秦澤半托半抱著姐姐來到陽臺,窗外的微光透過窗簾照進來,再次掀起秦寶
寶睡裙時,她宛如滿月的白皙臀部更加清晰的映入眼中。

  秦澤捧住姐姐的屁股,找準位置,看著它一點點沒入姐姐臀瓣之間,直到盡
頭,他的小腹和姐姐臀部緊緊貼合,感受著她臀部的柔軟和細膩。

  在她試著夾緊腿之后,原本就緊緻的內部,吸力更強。秦澤試著抽動一下,
竟然有種寸步難行的感覺。很滿意。

  他開啓了打樁機模式,以極快的頻率抽插?!概九尽埂缸套套獭?br/>
  哪怕有睡裙做緩沖,杜絕了清脆的肉體碰撞聲,但這一回造成的動靜,遠比
剛才要大。

  光速平A.一秒五發!

  秦寶寶從沒有體驗過這種速度,她暈車了,雙腿在地面頻頻打滑,睡裙內胸
脯劇烈晃動。

  秦澤拖著姐姐綿軟的身體,伏在她背部,下半身瘋狂撞擊。

  大概十分鍾后,姐弟倆一起到了高潮。

  這次秦寶寶有準備,死死咬住自己的手背,鼻腔裏發出一陣陣似哭似叫的呻
吟。

  秦澤在姐姐體內噴射,一股股液體輸送到姐姐身體裏,這個過程維持了十幾
秒。

  臨近過年,晚上室外溫度已經零下,哪怕房間裏有空調,其實還是蠻冷的。

  但他們全身大汗淋漓,絲綢睡裙緊貼著姐姐的背脊。

  秦澤休息了片刻,抱著幾乎昏厥過去的姐姐回到床上。

  秦寶寶只是一個勁兒的喘息,像條鹹魚似的。

  不多久,體力好的秦寶寶恢複過來,第反應是爬到床頭抽紙巾,一張接一張,
她感覺到自己身體裏流出一股股髒東西。

  「怎麼那麼多,擦都擦不干凈?!骨貙殞汋久?,埋怨起來。

  秦澤赤條條躺在床上,嘿道:「量大管飽唄。

  秦寶寶氣的打他一下,憂心忡忡:「懷孕了怎麼辦?!?br/>
  「又來,」秦澤翻著白眼:「哪有這麼容易懷孕啊,蘇舒服死了,放心,不
會懷孕的,你要懷孕了,我負責把孩子吃掉?!?br/>
  「那樣最好?!骨貙殞毶炷_丫子在弟弟兩腿間輕輕一踹:「呸,壞東西,欺
負死我了?!顾鸭埥韥G在垃圾桶裏,「我去洗個澡?!埂刚O,等等,」秦澤把
紙巾撿回來,塞姐姐手裏:「你拿到洗手間,沖馬桶裏。窗戶我幫你開一下,透
透氣。

  秦寶寶嫌棄的看了看手裏的紙巾:「哦?!?br/>
  她從衣柜裏找出干凈的睡裙,還有一條黑色蕾絲內褲,扭著小蠻腰,踩著棉
拖,啪嗒啪嗒離開房間。

  昨晚與姐姐長達半小時的戮戰,貼身肉搏,動靜雖然不大,但甚爲激烈。秦
澤提著長槍蠻橫的沖入嚶嚶怪陣營,光速QA,一秒五刀,充分展現出他驍勇不可
抵擋的無敵風采,最后嚶嚶怪授精而逃第二天早上六點,他起床晨跑,映著寒風
奔跑在人跡罕至的小區和車輛稀疏的街道,身邊沒有了一直陪著他跑過近兩年時
光的王子衿,秦澤至今還沒適應一個人晨跑。

  在附近公園打了半小時小學生廣播體操第二套,他在家附近轉了一圈,發現
很多早餐店都關門歇業了。漫無目的跑了十分鍾,終于找到一家早餐店。

  這兒離家已經有點遠了,店裏生意冷清,就幾個阿姨在操持著。

  秦澤進了店,要了一籠小籠包,兩根油條,想了想,道:「有豆腐吧?」

  「有的?!拱⒁陶f。

  「給我來一碗」秦澤想起王子衿,想起她鍾愛的甜豆腐腦,改口道:「一碗
甜豆腐腦。

  記不得哪本文青書裏說過,愛一個人,就要吃她喜歡的東西,愛她愛的人,
受她受過的傷。

  秦澤覺得自己至少可以做到前兩條,王子衿喜歡吃甜豆腐腦,他今天就吃一
吃。王子衿愛的人,秦澤當然也愛自己。

  最后一條就有點難了,受她受過的破瓜之痛,秦澤委實沒辦法體驗。

  這麼想著,阿姨把小籠包和油條、豆腐腦端上來。

  豆腐腦白花花的,騰著熱氣,表面蓋著一勺白糖的量,新鮮出爐的豆腐腦,
它自有的氣味中夾雜著白糖的甜膩香味,涌入秦澤的鼻腔。

  秦澤深吸一口,做出陶醉狀,昨晚和姐姐激烈運動,早上又堅持晨練一個小
時,早已饑腸轆轆。

  他迫不及待的挖了一勺豆腐腦,白糖將化爲化,塞入嘴中,豆腐腦的嫩滑口
感和白糖的甜味在味蕾中炸開,他享受的閉,上眼睛,微微點頭:「嗯,甜黨果
然是異端,確認一生黑?!?br/>
  秦澤把吃了一口的豆腐腦推到桌邊,再也不碰,轉而狼吞虎咽的吃起小籠包
和油條,順便讓阿姨再上一碗鹹豆腐腦。

  剁椒、蝦皮、蔥花、醬油、醋、榨菜以及嫩滑的豆腐腦,這才是正確的豆腐
腦打開的方式。

  秦媽早上八點做好早餐,小米粥配幾碟家常菜。先去兒子房間喊人,發現秦
澤早已經起來了,房間沒人。再去女兒房間,沒敲門,徑直擰開門把手進去。

  空調溫度不高,女兒蜷縮在被子裏,臉也藏在被子裏,就露出半個腦瓜。

  「寶寶,起床洗漱,吃早餐?!骨貗尯傲藥茁?,她也不見起來,被媽媽推了
幾下,反而把腦袋往被窩裏縮了縮,悶悶的抱怨聲:「哎呀,媽你別吵我,早飯
不吃了啦?!?br/>
  「早飯不吃對胃不好?!骨貗岝久嫉溃骸改阕蛲聿焕显缇退它N。

  昨晚秦寶寶回憶一下,心說,還不是因爲昨晚被你寶貝兒子折騰慘了。

  老娘的腰子,虛弱的很吶。

  秦寶寶長長呼出一口氣,慵懶的語調:「阿澤呢,媽你先去叫他吧,他肯定
也在睡懶覺。

  別看老弟昨晚勇猛精悍,那出貨也多,這會兒肯定在補覺。

  秦媽沒好氣道:「你當他是你啊,阿澤起的比我早,估摸著跑步去了?!?br/>
  秦寶寶氣道:「起來就起來了,反正我還要睡,你別吵我啦?!?br/>
  秦媽無奈,正要離開,突然瞥見床頭柜邊丟著一條藍色蕾絲內褲,頓時皺了
皺眉:「跟你說幾次了,換洗的內衣放到浴室籃子裏,別到處亂扔,這麼大的人
了?!?br/>
  說著,俯身去撿。

  內褲迷糊中的秦寶寶猛的一個激靈,睡衣頓消,用力做起,尖叫道:「媽,
放著我來?!?br/>
  她說話的時候,秦媽已經撿在手中,嗔道:「總算還知羞,下次別亂扔了?!?br/>
  秦寶寶先是緊張的看了媽媽手裏的內褲幾眼,跟著反應過來了,昨晚老弟扒
掉她內衣時,他們還沒有大戰三百回合。

  不能被媽媽看到的是白天他們在臥室裏做完留下的那條,而那條濕漉漉見光
死的內褲已經被秦澤偷偷摸摸洗干凈了。

  「知道啦,下次不亂扔?!骨貙殞毐蛔右幻?,床上一倒,繼續睡。

  秦澤回家后,秦媽和老爺子正吃著早餐,秦媽招呼他一起吃。

  「媽,吃過了?!骨貪蓳Q上棉拖,脫了外套掛在衣架,笑道:「我姐呢?」

  「懶床?!骨貗屶恋溃骸肝沂墙胁黄饋?,你去。

  秦澤想了想,昨晚洗完澡回房間,好沒到一點,現在九點了,睡眠時間很夠。

  便點點頭,向房間走去。

  進了姐姐的閨房,秦澤特意沒關緊門,虛掩著,她果然還在睡,孩子一樣蜷
曲的睡姿,蓬松淩亂的秀發擋住白皙俏臉。

  秦澤也掀被子鉆了進去,手伸進姐姐睡裙裏。

  冰冷的手刺激著細膩的肌膚,秦寶寶猛的驚醒,睜開惺忪睡眼,看到身邊的
弟弟,先是松口氣,繼而嗔怒:「干什麼呀,一個兩個都不讓人睡覺是吧?!?br/>
  「睡久了長肉,晚上還容易失眠?!骨貪赡罅四蠼憬愕能浘d綿的臉蛋,疑惑
道:「你最近特別嗜睡。

  自打姐姐變老婆后,他就特別喜歡逗弄姐姐,捏捏臉,捏捏屁股。

  「不管,我就要睡,」秦寶寶把腦袋埋弟弟懷裏,像個小女人那樣撒嬌:
「都是你害得!」她突然推開弟弟,怒道:「沒脫衣服你就上我床?滾下去,滾
下去?!?br/>
  秦澤嘿嘿道:「這不好吧,剛睡醒又想要了?那你起來,我們站墻邊去?!?br/>
  秦寶寶鼓腮瞪眼:「穿著衣服別上我的床,髒死了,快下去。

  兩只小手使勁推搡秦澤。

  秦澤抓住她兩只手,「起來吃飯,早起午睡,這才是養生之道?!?br/>
  秦寶寶蹙眉:「別煩,再睡半小時」

  唔嘴已經被秦澤含住,他把姐姐壓在床上索吻。

  秦寶寶用力掙開,嗔道:「我還沒刷牙?!?br/>
  「沒事?!?br/>
  秦澤再次低頭咬住姐姐的唇瓣。

  「嗯」

  秦寶寶閉著眼,睫毛顫抖,發出細碎的呻吟。

  秦澤手又伸入姐姐的睡裙,秦寶寶驚了一下,夾緊腿,按住他的手,然后腦
袋后仰結束了親吻,瞪眼兒,小聲道:「作死呀,爸媽在客廳?!?br/>
  「沒,我聽著你,他們沒過來?!骨貪烧f:「我也沒要那個,就是早上吃的
太清淡,現在想吃點豆腐乳?!?br/>
  「豆腐乳?」秦寶寶茫然。

  很快秦澤就告訴她什麼是豆腐乳,他掀起姐姐睡裙,一直擼到胸口,兩只軟
白軟白的兔子就暴露在空氣中。

  秦澤二話不說,低頭含住。

  「嗯」

  秦寶寶鼻腔裏發出羞恥的呻吟,眼波迷離,雙手下意識抱住弟弟的頭。

  吃豆腐乳四字真訣:吸、舔、吮、咬!

  姐姐的嬌軀漸漸火熱起來,雙腿不自覺的夾緊,摩擦。

  秦澤擡起頭,眼神熾熱:「姐,用手幫我。

  ' 秦寶寶媚眼如絲,扭捏道:「不會?!?br/>
  「我教你?!?br/>
  「我才不要?!?br/>
  「嘖,學會自上而下的擼法,是妻子的自我修養?!骨貪傻吐暤溃骸竸e不好
意思,你覺得不好意思,是因爲你還把我當弟弟看你還是把我當弟弟看吧,好刺
激的樣子?!?br/>
  「刺激」秦寶寶微怒道:「你回了家就特別要,是不是在爸媽眼皮子底下做
那事,特別刺激?」

  秦澤:「瞎說,我是那樣的人?如果在咱們家裏,你已經下不了床了,我已
經很克制了。

  秦寶寶糾結片刻:「那你教我?!?br/>
  秦澤握住姐姐的手,授人以柄。

  「慢一點,就是這樣一上一下,」秦澤嘶一聲:「都說了慢點,你想把它擼
脫皮啊?!?br/>
  「我我怎麼知道力道?!?br/>
  幾分鍾后。

  「還沒好麼?我手酸了?!?br/>
  「現在可以加快速度,累的話就換只手?!骨貪烧f:「青春修煉手冊:左手
右手一個慢動作,右手左右慢動作重播。每個人都會唱,但大多數人都不懂這句
話的內涵?,F在我教你?!?br/>
  大概十分鍾。

  秦澤感覺越來越強烈,這時,他聽到輕盈的腳步聲從客廳那邊過來,朝房間
這裏走去。

  媽來了!

  這個念頭閃過的同時,小蝌蚪們像是一大群脫韁的野狗,在被窩裏噴薄。

  噴在被子上,噴在姐姐的小腹上,以及她的手上。

  秦澤來不及享受余韻,一個翻轉下床,拉,上褲子,順手蓋好被子。

  恰好此時,門開了,秦媽站在門口,看見把通紅的臉蛋藏進被子的女兒,以
及站在床邊的兒子。

  「有這麼起不來的麼?阿澤?!?br/>
  秦寶寶頭藏在被子裏,聲音透過被褥傳來:「起來了起來了,我要穿衣服,
媽你和阿澤先出去?!?br/>
  秦澤配合著把媽媽推出門。

  聽見關門聲后,秦寶寶一腳蹬掉被子,先把睡裙拉下來,擋住修長曼妙的身
段,接著從床上一個虎跳下來,抽出床頭的紙巾,擦手、擦小腹。

  床單和被單也得洗了。

  「秦澤王八蛋?!骨貙殞毚蠛?。

  「又怎麼了?!骨貗屚崎_門。

  「沒,沒事」秦寶寶慌亂的握緊手裏的紙巾,撲倒床上擋住濕跡,揚起小臉,
強笑道:「我就是氣嘛,不讓人家睡覺的。

  「哦,」秦媽說:「趕緊換衣服,吃早飯。

  「嗯嗯?!?/p>

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!


圖片小說排行榜



注册即送现金平台 欢乐内蒙棋牌麻将 哪里能买正规北单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 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广东 国际交易所虚拟货币 微信红包麻将下载 十三水棋牌游戏下 福彩3d独胆组三多少钱 期货交易技巧 qq麻将外挂怎么开始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秘籍 维护彩票网站 尊龙国际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2元网 新疆11选5走势图001 比特币交易时间